猫咪老版本怎么登录

() 东玄王国都城,传送阵台旁!

“诸位!就此别过!”青龙敖德朝杜龙等人拱手一礼道:“此次黑龙宫之行多亏了诸位倾力相助,方才得以圆满解决,敖德在此代表北海青龙宫向诸位表示最诚挚的谢意,并邀请诸位在得空之时前往北海龙宫做客!”

“呵呵!敖德兄客气了!”杜龙微笑拱手还礼道:“他日若得空我等必定前往北海龙宫叨扰一二!”

就这样,众人互相客套一番后,青龙敖德这才带着他的亲兄弟黑龙敖琨步入传送阵台,在道道金光阵纹的包裹下,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杜龙一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杜龙开口道:“咱们也走吧!连番大战消耗甚巨,也不急着去执行下一个冒险任务了,这些天就在东玄国都城好好游览一番此地的异域风光吧!”

“哈哈哈。。。”

新西游小队所有成员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一路西行而来,遭遇大小劫难无数,大家都能够齐心协力地克服万难,这种一步步克服万难走到现在的感觉,让众人的心情无比之愉悦!

他们也不急着赶路,干脆连飞舟也不乘坐了,直接徒步开始游览起这座在神界颇负盛名的城市,一路在腾冲的指引下,尽量朝着风景名胜区域行去!

东玄国都城,之所以会成为神界颇负盛名的一座城市,究其根源便在于这座城市内部那一座座造型独特的道观!

没错,这根本就是一座道观之城,城中近乎有将近一半的土地都被道观所占据,剩下的另一半才是东玄国都城百姓们居住的地方!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跟东玄国历代的国王都极为崇拜道修脱不了关系!

东玄国历代国王基本上都是昆仑道修一脉的俗家核心弟子,每个国王从昆仑山回来以后,都总喜欢在城中建立一座道观,用以纪念自己在昆仑山的经历,让东玄国子民都来为自己的师长们供奉香火,以此来展现整个东玄国上下对道修一脉的敬仰之意!

清纯女神宋伊人半裸古灵精怪照曝光

这些国王们不仅仅要修建道观来纪念自己在昆仑山的经历,为求标新立异引人关注,他们还会将一座座道观修建得五花八门,造型各异!

如此一来,在日积月累之下,一座让人脑洞大开的道观之城就展现在无数人眼前,这座道观之城不仅为东玄国吸引来无数的游客,更成就了东玄国崇尚道修之美名!

总之,原本还只是神界亿万默默无名的弹丸小国,现如今却变成了盛名远播的一个国度!

那些东玄国的历代国王们为了给自己扬名的无心之举,结果却造就了东玄国今日之盛况,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最真实写照!

“这座道观名为乾元观,乃是东玄国第三百九十七任国王下旨修建的,内部除了供奉有道修一脉的四位祖师之外,还供奉有三清,六百真君等等,和其它道观一样,其中那位国王的真君师尊被单独供奉在一座侧殿里面!”

“这座道观名为乾天观,乃是东玄国第二百一十九任国王下旨修建的。。。”

“这座道观名为乾清观,乃是。。。”

“。。。。。。”

一路走下来,腾冲在那里兴致勃勃地向众人介绍着那一座座道观出自哪位国王之手,刚开始众人还有些兴致进去参观一下内部的布局与景观。

在接连参观了几座道观内部布局几乎相差无几后,他们干脆也就不进去了,直接在外面看一看道观的整体造型就算了!

正如腾冲所言那般,这些道观除了造型不同以外,内部的布局极其严谨,主殿内该摆上谁的金身,侧殿该摆谁的金身,部都有例可循,并不能随意摆放!

故而,相对于游客而言,基本上只要参观几座最具有代表性的道观就行了,至于其它道观就要看个人的审美喜好了,自己觉得哪座道观的造型比较别致,那就进去参观一下就是了!

也正因为如此,东玄国历代国王为了自己主持建造的道观能够有更多的香火,能够吸引更多游客们的注意,就只能在道观的造型景致上下手了!

如此一来,一座座造型奇特的道观便如那雨后春笋冒了出来,这座道观之城的盛名自然也就被推向了极致!

就在杜龙这一行人悠然自得地穿行在一座座造型别致的道观之际,前方有一大群人围拢成一圈,内部传来阵阵叫骂声引起众人的注意。

‘咦?!’杜龙神识一扫而过,瞬间发现人群当中有个熟悉的身影,这让他不由暗暗挑了挑眉道:‘居然会是他?!不仅仅飞升到了神界,而且看样子还已经突破达到混元阶初期的灵魂境界了呢?!’

腾冲正准备带着众人避开那群人,从另一条街道行走之际,却被杜龙给叫停道:“腾冲叔勿要着急,前边有热闹可看,咱们反正闲来无事不如就过去凑个热闹如何?!”

呃!

腾冲愣怔了一下,却也没有反对杜龙的提议,只好继续带着众人朝那群人靠拢过去,花香儿似乎也发现了什么,整个人不由变得有些安静下来,静静地在观察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你这个不知打哪个旮旯仙凡小世界飞升上来的杂碎,居然瞎了狗眼敢把本王子的鞋子给踩脏了?!这可是我母后亲手替我缝制的蛟皮靴,你知不知道它值多少钱吗?!”一个衣衫华丽无比的贵公子愤怒地大吼道。

在他身旁还跟着一群年青人,此刻正有两名青年抓住一个灰衣男子的胳膊,将其重重地按压半跪在地上,此人显然就是事件的另一名当事人了!

灰衣男子赫然乃是当初仙凡世界冒险联盟的盟主蒋刑靖,不知他为何会来到这座道观之城,最后更是不幸地遭遇上了这种倒霉事?!

“王子殿下!在下也是不小心才将您的鞋子给踩脏了一角,不如就让在下替您把靴子给擦拭干净吧!”蒋刑靖神情略显慌乱地开口道。

这位在杜龙印象当中,一直都以冷酷面目示人的冒险联盟盟主,也不知他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挫折,今天居然会流露出如此慌乱的神态?!

“哼哼!”那个东玄国王子不屑地冷哼道:“随便擦拭一下就想了事吗?!那也太便宜你啦?!这样吧!本王子今天心情好,呆会还要去见我那美丽动人的小表妹,所以也就不太过为难你好了,现在就给你两个选择吧!”

“第一个选择,赔偿我的损失,也不要赔太多,这双靴子的价格最少也要一千极品神晶石,故而你这一脚踩下去,就给你打五折只要赔五百极品神晶石就行了!”

“王子殿下!别说是五百极品神晶石了,就算是五百下品神晶石在下也拿不出来啊!”蒋刑靖当即摇头苦笑应道。

“嘿嘿!就知道你这个穷鬼身上没钱赔,所以我还为你准备了第二个选择,这个就很简单了,你只要用嘴巴将靴子上的脏东西给舔干净了,那咱们就算是两清啦!”东玄国王子冷笑一声,将自己的第二个解决方法说了出来。

哗!

周围许多围观的人们纷纷为之哗然一片,有为蒋刑靖打抱不平的,也有兴灾乐祸准备要看好戏的,不一而足!

蒋刑靖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不由闪现道道屈辱的怒焰道:“士可杀,不可辱!王子殿下还请高抬贵手,不要为难在下!”

“好一个士可杀不可辱!”东玄国王子不屑地冷哼道:“本王子今天倒要看一看,你是如何宁死不屈的!来人,给我狠狠地揍,往死里揍,一直揍到他开口求饶愿意把靴子舔干净为止!”

当即就有数名青年人磨拳霍霍地冲上前来,对着蒋刑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这些年青人可不是普通人,都是混元阶实力的高手,那拳脚可不是蒋刑靖能够承受得了的!

转眼功夫,他已经被打得口吐鲜血,混身上下几乎没有几块好皮了!

‘夫君!’花香儿慌忙转头望向杜龙,暗暗传音呼唤道。

‘嗯!’杜龙微微颔首传音应道:‘稍安勿躁!为夫想看一看这位曾经的冒险联盟盟主,经过十数万年岁月的磨砺后,到底有没有变成一个失去傲骨与尊严的存在!’

‘好吧!’对于杜龙的话语,花香儿总会无条件地听从。

时间流逝,在一阵拳打脚踢下,蒋刑靖已经是奄奄一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

“停!”东玄国王子这才抬手喊停,随后冷眼望着躺在地上的蒋刑靖道:“小子!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决定要把本王子的靴子给舔干净,还是准备要被活活打死呢?!”

“噗!士可杀,不可辱!今日在下若是不死,他日必定要跟尊贵的王子殿下算一算这笔血债!”强忍着浑身的痛楚,蒋刑靖重重地吐出一口血水,仿佛又变成当年在仙凡世界叱咤风云的人物。

“既然如此,那你就休要怪本王子手下无情了!”东玄国王子显然是被激怒了,直接扔下这句话便挥了挥手,明显是朝那些跟班下达了杀人的指令。

“唉!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位王子殿下又何必要将人往绝路上逼迫呢?!”轻叹声中,杜龙终于站了出来。

那个东玄国的王子疑惑地望着杜龙,他显然并没有认出杜龙的身份,也看不出他达到什么实力,只是却很快从花香儿身上找到自认为正确的答案。

那个躺在地面上的身影,在看到杜龙与花香儿的瞬间便愕然瞪大了双眼,在他眼底满满地都是不敢置信与一丝尴尬的神色。

算下来,杜龙与花香儿还是他的晚辈,时至今日,自己这个长辈在后辈面前变得如此不堪,他不感到惭愧就更加奇怪了呢!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