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0_a4755

神隐会神罚使的力量太过强大,哪怕只是刚刚现身,就不得不让张玄启动这个计划,他明白,如果真要让神罚使登岛了,那么整个光明岛,也就毁了!

所以,当张玄在兜里捏碎手机的时候,白池等人,就已经在准备这岛屿流浪计划。

光明岛在海面的速度渐渐变快,有海神的舰队在前方开路,为整座岛屿最大程度的减少阻力,渐渐,整座岛屿,消失在这片海面,犹如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夜色渐渐深了。

一架喷气式滑翔机,落在原光明岛旧址上。

机舱门打开,四名红袍身影走了出来,漂浮在海面上,眼中带着疑惑。

“怎么回事?岛呢?”

“记录上显示,就在这个地方才对!”

“周围搜一下!”

四人来回对视一眼,分别朝四个不同的方向凌空冲去,半个小时后,重新与此处汇集。

“没找到。”

“他们躲起来了!”

新房里的妩媚感人

“真是一群狡猾的老鼠!”

朱岚冷哼一声,伸手捏拳,“让他们先跑吧,看看他们能跑多久,他们召开的古武世家大会,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召开,等到那时,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四人带着怒意,乘坐飞机离开。

当深夜,有一支千人队伍,逼近了光明岛所在,这支队伍由无数船只组成,这船只上,写着一个“祝”字!

“族长,我们怎么做?”在最领头的船只上,一名青年,走到甲板上,冲一名中年男人问道。

这中年男人,正是祝氏族长,祝华泰!

祝华泰脸色铁青,目视前方,开口道:“让所有人,现在下水,但凡所见之人,部杀无赦!”

从来没有哪个地下势力,还触碰氏族的威严,更别说,是氏族当中排行第九的祝氏。

祝华泰身旁的青年点了点头,将话传了下去。

十多分钟后,那青年一片焦急的跑到祝华泰身旁,开口道:“家主,找不到。”

“什么找不到?”

“那座岛!那座岛找不到!”

“什么!”祝华泰脸色一变,整个人冲天而起,凌于空中,俯视着脚下的一切,却并没有看见想象中的那座岛。

祝华泰落到船上,脸色不悦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情报有误?”

“不是。”青年摇了摇头,“家主,刚刚得到消息,神隐会的人,今天好像来过。”

“神隐会!”祝华泰脸色一变,“莫非,是神隐会对这光明岛出手了?”

“很有可能!”青年点头,“一直以来,神隐会都将自己放在一个极高的位置上,自诩这个世界的秩序守护者,光明岛私自对我们派出去的人动手,已经破坏了神隐会的规矩,以神隐会的实力,灭掉这么一个世俗势力,还是轻轻松松,我甚至都怀疑,咱们派出去的那些人,到底是不是死在光明岛手下,凭借一个普通世俗势力,还没有那份实力。”

祝华泰面带思索,“不无这个可能,毕竟要说一个光明岛,就杀我祝氏十余名御气高手,也太不现实,如果神隐会出手,倒有可能,一直以来,神隐会都是一个圣人姿态,这次专门拿光明岛出来顶包,倒也是他们的一贯做派!”

张玄成为神隐会会员一事,这些氏族成员是不知道的,听闻见到神隐会的身影后,自然而然将这些事都联想到了神隐会的头上。

“既然神隐会已经出手,我只能说,算这光明岛运气好!”祝华泰看着漆黑的海面上空,“走吧,估计几日后,神隐会的人,就会找上门来了!”

祝氏大军,调转船头。

氏族延续百年,他们的底蕴有多深,没人知道,就像是这排行第九的祝氏,轻松在华夏之外的海域调来这么多船只,这便是底蕴的一种。

由于光明岛的强势出手,关于祝家被灭一事,在地下世界当中,犹如一场风暴,瞬间席卷整个华夏,于此同时,氏族两个字,也渐渐出现在了这些地下世界武者的眼中。

祝家在华夏古武家族当中,何等地位?

除却京城三大家以外,就属祝家最强,祝家老爷子祝元九,更是威望极高,实力在整个华夏古武界,也能排的上前十。

可就这么一个强势的古武家族,却在一天之内,被人灭了满门,若非光明岛扛起大旗,强势宣战,所有人都将继续被埋在鼓里。

当祝家一战后,祝氏索性不再掩饰,直接出征光明岛,这一战,被很多人关注,大家都想知道,被称为地下圣地的光明岛,遇到这神秘的氏族,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战斗。

是光明岛继续笑傲这地下世界,还是神秘氏族一战成名。

这一战,没人跟着,当天明后,无数船只,前往光明岛,可是,他们记忆中的圣地,却完消失不见。

“岛沉了!”

这话不知是从谁的口中说出,如同飓风刮过,各方势力相传,仅仅不到半天的时间,几乎所有的地下势力,都在讨论……岛沉了!

睥睨天下的光明岛,那曾经推翻王会,掀起革命的光明岛,那拥有号称世界最强男人坐镇的光明岛,在一夜之间,沉下了海面!

没有人能想象到这一战有多么的恐怖,大家能感受到的,只有氏族的可怕。

祝氏两个字,深入所有人心中。

一代圣地光明岛,于一夜之间,彻底陨落!

也在这一天,氏族两个字,彻彻底底的,走入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原来,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还有这等神秘的势力!

京城,一栋古宅当中,一名老者,正盘坐在一口古井前,闭上双眼。

在这古宅的大门上,挂着门匾,上写一“姜”字。

姜家,京城三大家之一。

“老家主,您找我。”一名约六十岁的老头,岣嵝着身子,走到老者身后。

老者没有睁眼,直接出声问道:“管家,姜儿那丫头,有消息传来么?”

“还没。”管家摇了摇头,他没有姓,从他出生时,便在姜家,姜家赐予他姜姓,但他不敢要,“老家主,这岛都沉了,会还开么?”

“你真以为岛沉了?”老者慢慢睁眼,在他的眼中,深邃无垠,仿若宇宙星空,他渐渐起身,对着那口古井作揖,随后转身,“那座岛,没有那么简单。”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